行业新闻

纪念陈邦贤诞辰130周年,重启正史涉医文献研究

发布日期:2018-04-27  来源:未知
陈邦贤(1889-1976),是我国医学史研究的开拓者,他开创了医学通史研究、专科史、疾病史研究,开创了我国医学史料学的研究,使得医学史在我国逐渐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;他也是我国倡导医学史教育的先行者、教育家。陈老是中国中医中医科学院奉召建院专家之一,l955年任中医研究院医史研究室副主任。在中医研究院建院之初,他还亲自到上海为建院物色中医名家,动员名医们赴京建院,为中医研究院的筹备和建立付出了很多努力。
陈老一生勤勉,笔耕不辍,编写的著作有三十余种,撰写的论文有百余篇。1919年,陈老正式出版了他的第一部《中国医学史》,这是我国的第一部医学编年史,是医学史上里程碑式的代表性著作。其后,他还于1937、1957两次修订了《中国医学史》。
陈老50岁时,已完成了第二部《中国医学史》的修订,但此时,他认识到史料学是这门学科最重要的奠基石。他认为史论观点必须建立在丰富而正确的史料之上,切忌空发议论,“吾人医史之研究,须离主观的叙述,本自始终正确之史料,否则往往失历史之事实,而陷于冥想之议论。” 因此,陈老立志要为此学科建立起史料学。他除了注重从中医典籍中搜集医史资料,还立志要下大工夫把我国的正史、《十三经》《诸子集成》等传统经典论著中的涉医文献一网打尽,对这些史料进行发掘、整理和研究。
1938年,陈老恰好在炮火纷飞的重庆,当大家正考虑如何活命的时候,陈老却毫不犹豫地启动了他的宏伟蓝图,开始一头扎入《二十六史》的宏篇巨著中,去寻找中医几千年历程中的点点滴滴。在战火最密集的岁月里,陈老常被迫在防空洞中躲避,而他的随身包袱里,除了少量的干粮,就只有史书。他不浪费一分一秒,在防空洞中借着通气孔的微弱光线忘我地查阅史书。他说:“做学问,不怕慢,就怕站。” 即使在生死的边缘,他也未停止前进的步伐。 经过20年日日夜夜的工作,20世纪50年代末,陈老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与韧性终于完成了《二十六史医学史料汇编》。在此汇编中,他将数以万计的史料,按医事制度、医学人物、医学文献、寿命胎产、养生卫生、解剖史料、脏腑经络、疾病、病因、诊断与治疗、药品、兽医和兽疫等十大类进行分类汇编。20世纪60年代初,这一巨大的工程被列入了国家《1963-1972年科学技术发展规•医学科学》中,预备正式出版。不料,该稿被认为有大量封、资、修内容,必须删节方可考虑出版。院、室领导不得不削足适履,委曲求全,组织人力对其中的“唯心主义”“封建糟粕”“反动言论”进行删除,最后删节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内容。其后,工作人员在誊抄删节稿时又出现了很多错误。紧接着,文化大革命来临,原稿在混乱中丢失,删节稿被搁置起来。文革结束后,学界认识到抢救这部稿件的重要性,又将其列入国家1978-1985年科技发展规划。1982年,中国中医研究院正式建立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,为了纪念陈老,也为了保存这一学术成果,医史所铅印了删节后的文稿。但是限于当时的人力物力,没有能够核对《二十六史》原文及辑复被删节的部分,也没能正式出版。
今年,即将迎来陈老诞辰130周年纪念。为纪念这位中国医学史之父,也为了让陈老的这一心血更好地发挥其价值,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决定重启陈老的这项未完成的事业。在前期的几次专家讨论会中,与会的专家们均表达了对此项目的看法和深切的期望。陈老的入室弟子李经纬研究员说:“陈老的后半生为学科建设、史料建设付出过大量心血。为医史研究开创了非常丰富而广阔的天地。史学研究者都应下最大的力量来做史料工作。陈老曾亲自带领我们做了大量的史料搜集、校勘、整理、分析、研究、鉴别、考证、应用等。《二十六史医学史料汇编》中被删除的史料都蕴含着重要的史实,辑复与重新修订此汇编是新一代医史研究者亟待完成的重任。”医史文献学科带头人郑金生研究员认为:“我们不该回避史书中的‘唯心主义’‘封建糟粕’,这些都是我们民族曾走过的路,我们应客观地接受和分析研究它。我们应返本还原陈老为学界搭建的研究平台。”
经过前期的探讨,为了高质量地完成这项任务,医史所决定对正史涉医文献重新进行全面的发掘与整理,对陈老的《二十六史医学史料汇编》残本进行辑复、增订和校正,以期正式出版。同时,还将依托“中国医史文献传承创新研究数据平台”,借助于数字化技术,创建“二十六史医学史料检索系统”,该系统将会多层次地展现正史涉医文献,其将为医史文献研究、医学研究、及相关研究提供最直捷、最有效的文献服务。在此基础上,将继续孵化出对正史、断代史中纵向横向的多项医史文献研究。
目前,医史所已组建起了一支具有一定规模、由所内外医史文献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。通过项目组前期的研讨,对此次编选史料的类目、收录史料的标准、史料标引方法等都做了探索和拟定;并邀请相关专家对项目组成员进行了具有针对性的、内容丰富的多次培训。如“陈邦贤《二十六史医学史料汇编》与史料学”“《二十四史》针灸史料研究及正史医学史料检索方法”“挖掘与鉴别医学史料的方法”“《二十六史》医学史料汇编类目标准”等。通过这一系列培训,项目组成员更深入地了解陈老的生平与学术思想,了解了史料学的重要性,以及《二十六史医学史料汇编》的价值及其现存的状况。并通过专家对《本草纲目》等历代医籍引用正史史料研究的实例等,了解了正史史料的价值,研究的意义等。通过学者对《二十四史》针灸史料研究的实例,了解了电子检索史料与人工阅读筛选史料的差别,并学习和了解了目前5种正史的检索系统及其使用方法、各自的优长等。并通过培训,使项目组成员都系统学习了发掘与鉴别医学史料的方法,学习了如何对史料进行分类、标引与索引等。
通过这些前期的准备、论证和培训,项目组目前已按计划开始稳步地向前推进。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陈老留给我们的这份宝贵的学术遗产能正式问梓,让融汇了老一辈医史学家的心血重放光芒,发挥它应有的价值。
 
(医学史研究室 农汉才)

相关新闻